藝術 是生活的線索

  

 

  舞臺上,天鵝絨的幕布拉起,他是劇中人,歌聲帶著打磨拋光的青銅色澤,宛轉進入心底,他接受熱烈的掌聲和毫無保留的贊譽,他一遍遍優雅地謝幕,他知道,這是最寶貴的對自己藝術的證明,他也知道,這并非對他本人的全部證明;
   幕布闔上,他是他自己,忙碌著奔走于與生活有關的各個角落,非常真實,這是生活本身,他需要這樣的生活,正如他需要呼吸,而藝術,是生活的線索。

 

  用心唱
   《上海川商》:你是怎么愛上唱歌的?天生就喜歡?
   廖昌永:嗯,可以說從小就喜歡唱歌,對歌曲很敏感。多明戈的《我的太陽》、關牧村的歌、樣板戲我都喜歡聽,給我的印象很深。我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金風吹來的時候》那首歌,好聽啊,很好聽。
   《上海川商》:意大利歌劇、俄羅斯歌曲與中國歌曲,你更喜歡哪個?
   廖昌永:只要是美的,我都喜歡。我喜歡一切唯美的東西,無論中西。

  極為少見的,聽著廖昌永的歌聲,可以想見到他的真誠,即使是難以聽懂歌詞的意大利歌劇--這是與聽大部分中國歌手唱歌劇完全不同的體驗。
   他用心唱,我想,從最初的最初,他就是這樣的,熱愛音樂,一碰到音樂,就會令整個人處在一種飛騰的狀態,他不再是他的本體,而是一個站在他之上的、抽離出的另一個自我,這個自我完全融入在角色當中,與身體惟一的聯系,便是聲音。
   所以,這個聲音在演繹各種歌曲時,都有著不同的感情,這不再是歌者隨意使用的感情,而是經過理解、沉淀之后,再反映到歌聲里。這種感情結實可信,令聽者覺得被真正地尊重。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雖然廖昌永受到的是科班訓練,依照的是科班標準,但那些僅僅是技巧,他的演唱技巧當然毋庸贅述,他真正打動人的地方,在于他歌聲中的豐沛感情,這不是學校能夠教給他的,給予他這些的,是生活。
   他所經歷的各種各樣的生活--幸運與不幸,愛與誤解,貧窮與富足,疏離與熱鬧,這些,都給了他演繹歌曲的本色情感,他用他的生活理解歌曲,又用自己的聲音和技巧化解掉那些過度的表達,成就了一首首感情豐厚、卻并未流于感情的有著無窮張力的歌曲。

 

  音樂無界
   《上海川商》:是不是因為喜歡唯美的東西,所以你除了歌劇還唱了流行歌曲?
   廖昌永:是的,我很喜歡齊秦的早期作品,也喜歡其他一些流行歌曲,這些我后來都唱了,灌成唱片。
   《上海川商》:你是說,沒有任何商業目的?
   廖昌永:沒有,真的沒有想過有什么商業目的。
   《上海川商》:但會不會被人這樣誤會呢?
   廖昌永:這種誤會倒不多,更多的是一些嚴肅音樂界的誤解和批評,他們覺得,你已經有這樣的成績了,為什么要去唱這些歌,這不是自貶身價么?
   《上海川商》:對,我認識的一些嚴肅音樂人,都會認為,流行歌曲簡直什么玩意兒,提都不愿意提。你不在乎這些批評?
   廖昌永:不在乎,有什么可在乎的,我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又沒做錯什么。

  2007年,廖昌永推出了一張名為《情釋》的專輯,這張專輯收錄了他翻唱的許多當紅流行歌曲,王菲的《紅豆》、那英的《征服》、迪克牛仔的《有多少愛可以重來》等都在其列。接著,2009年,廖昌永又推出三張專輯,一張是繼《情釋》之后的發燒力作《情緣》,一張是《中國當代藝術歌曲》,還有一張獻禮建國六十周年的專輯《我親愛的母親》也計劃于“十一”之前發行。
   通常的說法是,這是一次“跨界”的嘗試。但依照廖昌永的理解,由來無界,何論跨界?他只在乎一段音樂是否美麗,至于出自何處,歸于何界,不是他在乎的事情。“為什么那么多人會喜歡流行音樂?這證明有些歌曲確實是美的,好聽的,一個演唱者,不唱大家喜歡的歌,不是件很奇怪的事情么?”廖昌永笑說,他唱的那些意大利歌劇,在以前也是意大利的流行歌曲。
   這話倒不假,400年前的意大利人,歌劇也就是當時的流行歌曲。意大利民族是一個多愁善感而又容易情緒激動的民族,在陽光充足的地中海北岸,一切都豐滿起來,包括音樂。歌劇之所以會被賦予高貴的標簽,大抵是因為它有著華麗的演出背景,是從宮廷走出來的。
   廖昌永對音樂的理解很簡單,就是美,并且大家喜歡。這是一種超脫的理解,對于一個身處嚴肅音樂環境,并且屢獲殊榮的音樂學院教授來說,唱流行歌曲,無異于一個富家子弟去碼頭扛大包,引來各種質疑與批評。
   中國的嚴肅音樂--經常被稱為高雅音樂,一直以來有曲高和寡的問題。雖然現在音樂會演出數量越來越多,但許多演出都沒有得到宣傳機會。除了少數名家名團能夠得到較廣泛的關注,更多的音樂會都是無聲無息地演完了。
   有很多人在感嘆:高雅音樂離中國人好遠,亦有積極的人士在探討,怎么讓高雅音樂走進中國人的生活,當然,更有些人說,還是想想怎么讓中國人有資格聽高雅音樂吧,他們不懂,當然不會聽。
   事實上,在這樣一個普及快餐文化和物質至上的年代,囿于場地時間的限制,沒有太多人會花時間去欣賞一臺高雅音樂會,隨處可見的通俗流行音樂更合適做浮躁緊張中的插曲。沒有理解責怪那些從來不會接觸到高雅音樂的人,這個時代,選擇太多,眼花繚亂光怪陸離,不似當初廖昌永在田間聽到多明戈的歌聲的年月,當時的廖昌永受到很大的震動,眼前出現了另一塊天空,而現在,聲音太多太雜,你能被哪種聲音打動?
   廖昌永用他的歌聲告訴你,不是這種或者那種,唯有美,才能夠打動一只日漸麻木的耳朵。

 

  完整的藝術家
   《上海川商》:你唱自己喜歡的歌,這沒什么錯,但對于一個藝術家來說,生存的基礎就是觀眾,那些欣賞你,關注你的人,你不能只顧及自己的喜好。老實說,你擔心失去他們么?
   廖昌永:這個問題問得真的很好……。其實,一個人,一個藝術家,不可能讓所有人都喜歡,在聽過你的歌的人里,有60%的人喜歡,就很不錯了,是很不錯的成就了。我不能奢望所有人都喜歡我的藝術,我得做好這個準備。
   《上海川商》:所以你一直不會使自己像很多藝術家一樣,遠遠地離開人群,你很入世。
   廖昌永:我就是這樣,說不上出世入世,沒必要給自己設定什么,一個人就是一個人,要正視這些問題。

  在這個正午,廖昌永開著車,馬不停蹄地去見各種人,做各種事,我們只能在他的行駛途中交談,陽光打在他身上,我只能看到他右側的臉,半張始終保持笑意的臉,不是沒有滄桑和疲倦的痕跡,而是這滄桑和疲倦,被一種堅定所代替,一種柔軟的堅定,軟性的堅持,長久的堅持。
   廖昌永一定是個很堅強的人。我想,是這種堅強和倔強給了他獨立思維的能力和堅持自我的力量。看到過一則很小的消息,說他在一次在法國比賽的過程中,因為體力不支,被送去急救,然后,經過治療,他又回到賽場,重新完成他的比賽,那次,毫無疑問,他是第一。
   不知道為什么,看過太多媒體對他的報道,都在說他是多么幸運,在合適的時候遇到合適的人,得到各種形式的幫助,得到各種大獎。對一個成就名利的人,眾人往往都看到光環,而沒有看到艱辛,因為無法趕超,寧愿將這些看作上天對一個人的眷顧,一個人的幸運之旅,而不是艱苦努力的結果。
   一個農家的孩子,經過三次考試,進入音樂殿堂,而這個殿堂的門,他是在大雨中,赤腳一步步量過的,一共多少步,他心里有數,但他是個唯美的人,他要展現在大家面前的,是一個唯美的形象。但他的內心是真實而清醒的,他時刻保持自省,沒有忘卻最初的記憶,而是將這些記憶變成往后的堅強。
   他的妻子王嘉見證過他的困頓和蕭瑟,所以,她是他的一面鏡子,他不會忘卻,跟她在身邊有很大關系。“夫妻就像鏡子,而我妻子是最了解我的人,我舞臺上一個動作一個眼神她都能讀懂。她會幫我把握住那根弦的彈性,緊的時候幫我松一松,松的時候又拉緊點。”廖昌永說:“我需要這么一個人來督促我,長期下來已經離不開了,要是哪天沒有這樣一個人我會不知道這樣表演對不對。”
   事實上,更重要的是,王嘉之于廖昌永,不是對舞臺藝術的提點,而是對生活的一種提醒,廖昌永在這種提醒下,得以自省,得以進步,得以維持一個真正的完整的自我。
   很多有很高藝術成就的藝術家,都可能是不完整的。他們只存在于藝術中,卻不愿存在于生活中,所以他們忽略生活,弄糟生活,他們有著完整的藝術生命,卻沒有完整的人的生命。廖昌永不愿意這樣,他不是一個只知陽春白雪的歌者,他有著充實的生活。

 

  無信之信
   《上海川商》:你整天這么忙碌,會不會很煩?
   廖昌永: 煩?不會不會,我不煩,都是需要做的事情,有什么煩的,做就是了。
   《上海川商》:難道沒有遇到過非常煩惱痛苦的事情?
   廖昌永:那也遇到過的。
   《上海川商》:怎么排解呢?你的出口在哪里?舞臺么?
   廖昌永:不是,是時間吧,慢慢就好了。
   《上海川商》:你信佛?
   廖昌永:談不上,但我有信仰。一個人總要信點什么。
   《上海川商》:有沒有信仰很重要,信什么并不那么重要,是么?
   廖昌永:是的,是的,很對。

  廖昌永是一個積極的人。老實說,我從沒見過像他一樣積極而認真的藝術家。
   見到他第一面時,他正在一間充滿陽光的房間里給學生上課。這天很冷,無孔不入的北風卻在這里靜止下來。米黃色的窗簾散發著暖意,辦公室也是教室,彈著一架三角鋼琴、戴著一條藍色圍巾、穿著白襯衫的廖昌永,在略暗的角落里,認真地履行教師的職責。
   但他不僅僅是在上課,當他示范的時候,感情立刻就調動起來,他的眉眼寫滿熱情,這熱情打破了嚴肅的氛圍。他的學生看上去都很喜歡他。“我總是以表揚為主,”廖昌永笑說,對于學生,希望得到的肯定更多,他也曾經是學生,他知道。
   廖昌永曾經得益于彼時剛從意大利留學回來的羅魏,這個亦師亦父的男高音歌唱家成了他的老師。羅魏信任他鼓勵他,彌補了廖昌永曾經缺失的父親的教育和關愛,并且教了他很多歌里歌外的道理;后來,廖昌永又投于音樂界權威、著名女高音歌唱家周小燕教授門下。她是位嚴厲的導師,對廖昌永批評居多,但廖昌永也因此得到磨練。
   如今廖昌永自己也為人師,能夠成為他的學生,也開始成為很多學子的夢想。
   廖昌永大紅襯里的藍色對襟衫在大風里招搖著,他連跑帶跳的背影帶著孩子氣的純真。他有著孩子一般單純的信仰,這個信仰就是,信。



 



廖昌永

  廖昌永是目前活躍于世界歌劇舞臺的極少數杰出的中國歌唱家之一。廖昌永曾師從聲樂教育名家周小燕和男高音歌唱家羅魏,1995年以碩士學位畢業于上海音樂學院。多年來,廖昌永不斷榮獲國際聲樂大獎,1996至1997年間,廖昌永在一年內連續三次分別獲得法國第41屆圖魯茲國際聲樂比賽、多明戈世界歌劇大賽、挪威宋雅王后國際聲樂大賽的第一名,使世界樂壇為之震驚。在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上當選為教育科學文化衛生委員會委員。

相關閱讀

体育彩票竞猜 陕西11选五走势图带连线图 广西11选5哈 吉林快三分析大小一定中 基金配资合法性 时时彩计划专业加强版 河南福彩快三预测 今日股票行情实时查询 北京快乐8开奖网站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20190828006 股票指数期货的特点 2012体彩排列5走势图 福彩3d预测专家预测 怎么分析股票涨跌 开心七星彩票网 龙8国际pt老虎机官网 浙江体彩十一选五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