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三事 一輩子

 

  ——訪海軍某基地原副參謀長鄔發琪

 

  這是一位十多歲從軍,在解放軍這所大學校培養出來的指揮員,曾進入國防大學等四所軍事學院進行深造;從副科長、團長做到某基地副參謀長的領導干部,曾經歷過生與死、血與汗考驗的老戰士。
   他穿著一身白色的軍裝,勛章掛滿胸前,在鏡頭前卻顯得拘謹--他的勇氣和霸氣在戰場上、洪水中和需要他挺身而出的時候被激發;他的謙和、質樸滲透在平靜淡泊的生活中,但有一樣始終不變的,就是他的熱情。

 

  祖國南疆邊境線上的記憶
   《上海川商》:知道要去打仗,會不會害怕?
   鄔發琪:沒有覺得怕。首先,從我上學啟蒙開始,就愛看打仗的電影,電影中的英雄模范人物的形象在我心中扎下了根。其次,部隊有打仗的訓練基礎,平時的軍事訓練針對性很強。打仗之前,我參加過大軍區按實仗要求組織的參謀業務大比武競賽,并取得了第三名,立了三等功,古人曰:“藝高人膽大”就是這個道理。

  《上海川商》:家人不擔心么?
   鄔發琪:怎么不擔心呢?當時通訊工具沒有現在這么發達。戰前三個月上級就要求部隊停止通訊,所以妻子不知道。半年之后我們部隊撤軍反悔原駐地,收發室給我送了愛人的三封家信。第一、二封沒有收到我的回信后,她在第三封的信封上寫了一個尋人啟事:“鄔發琪你在哪里?請部隊領導查找后快回信,家人很擔心。”涕在信封上面的淚水印跡很清楚。雖然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我接到這三封信后,情不自禁地留下了眼淚,這時我才明白:“軍功章啊應該有妻子的一半”。后來部隊領導知道情況后,把我作為保守機密的典型來宣傳。實際上,只要是軍人,大家都會這么做的。

  《上海川商》:在戰場上給你最深的印象是什么?死人?
   鄔發琪:不是的,印象最深的主要有兩點:一是我們部隊的戰斗精神;二是能吃上一頓飽飯、熱飯,睡上一次好覺,喝上一口干凈的水。為保衛祖國領土的完整,保衛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被迫進行的自衛反擊戰,所以大家一上了戰場,就把生死置之度外。

  鄔發琪部隊作戰區域為亞熱帶叢林地區,均為卡斯特地貌,地形復雜、山高路險,林茂竹深。加之氣候異常,霧多濕氣大,敵人在這種地形上防守隱蔽分散,采取“打的贏就打,打不贏就散”的戰術。但是鄔發琪所在的部隊是一支有著光榮歷史傳統的英雄部隊,為了輕裝上前線,戰士們只帶上一件雨衣作為夜宿工具,廣大指戰員懷著一種“頭可斷、血可流、祖國的寸土不能丟”、“為邊民報仇雪恨”、“把生的希望留給別人,把死的危險留給自己”的堅定誓言。

  《上海川商》:你在戰斗中生命受到幾次死亡的最大威脅?
   鄔發琪:可以說天天都有,戰斗一打響,敵人的子彈炮彈不長眼睛,不知道在什么時候什么地點自己就光榮了。在戰場上大家常說的一句話就是:“明天我們還在一起嗎?明天希望看見你還活著”。吃干糧時常說的就是:“吃飽點啊,下頓還不知道吃不吃得上啊,就是死了也要成一個飽死兵”。這是戰斗的殘酷性。
   鄔發琪同志也經歷了三次生死最危險的考驗。一次是在部隊協同友軍合殲敵人的戰斗中。第二次是在一次遠程奔襲的戰斗中,遭遇突襲,師長感到有些不對,鄔發琪主動要求去偵察,在他們剛要穿越山路時,前面的兩位偵察兵踏響地雷,一個腿炸斷,一個手炸斷,這時鄔發琪只聽到后面指揮所的同志大聲喊“鄔發琪,快臥倒!”,鄔發琪不顧生命危險,仍帶領警衛員繞道穿過山路,一鼓作氣爬上了山頭,探明了情況。師長當即給英勇的鄔發琪記了三等功。第三次是在一次進攻戰斗中。鄔發琪他們的前衛團遭敵人500余人狙擊,戰斗打的很艱難。副師長帶領鄔發琪、警衛員、偵察兵前去前線加強指揮,開始鄔發琪帶領兩名偵察兵走在前面帶路,副師長和警衛員距他們后面50來米。當行至到山里時,副師長叫“鄔發琪返回我身邊一塊走,便于看地圖了解情況”。這一叫救了鄔發琪的命,當鄔發琪剛返回到副師長身邊,右側山上的敵人突然開槍射擊,前面兩位偵察兵當場犧牲。鄔發琪他們立即滾到路邊的深溝里隱蔽起來,敵軍火力持續了三十分鐘后,副師長令鄔發琪返回去,調后衛團的兩個連前來支援。掃除障礙后,他們及時到達了前衛團,協助團領導重新組織120名共產黨員的沖鋒隊,將敵大部殲滅,圓滿完成任務。
   慘烈的戰斗場面在最初令人心顫,英烈們的光輝形象使人肅然起敬。鄔發琪同志經歷過數次的生死從他身旁擦過,經歷過數十名戰友犧牲在他身旁,也看過敵人數十名尸體躺在陣地上、大路邊、漂浮在池塘里。但這些,對于戰斗中每天見慣了生死場面的鄔發琪來說,漸漸不會有過于激烈的反應。他視祖國和人民的利益高于自己的一切,把地位、金錢、享受看的十分平淡。他常說的一句話“想到在戰斗中犧牲的戰友們,我是幸運的,什么都滿足了”

 

  和平年代的衛士
   《上海川商》:平息1989年6月發生在北京的政治風波,你完成了哪些任務?
   鄔發琪:根據國家憲法第89條第16項之規定,奉黨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的命令,主要是參加北京部分地區協助武警和公安干警實行戒嚴任務。負責維護社會的正常工作秩序,保衛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
   鄔發琪同志沒有想到,他會在祖國南疆邊境自衛還擊作戰之后的十年,又一次地參加了國內發生重大事件的任務。在完成這次任務中,鄔發琪又一次立了三等功,被集團軍表彰為優秀共產黨員,新聞媒體宣傳的優秀指揮員之一。被譽為“黨的忠誠衛士”。他的家鄉四川省內江市宣傳部隆昌縣特邀他回去做報告。
   1989年9月的《解放軍畫報》中《無畏的上校》一文對鄔發琪的報道。“6月3日晚,當部隊行進到木樨地一帶時,遭到一伙暴徒的阻攔,部隊被截成幾段……一群不明身份的人圍過來,在幾名暴徒的煽動下,要搶奪無線電臺,在這萬分危急關頭,鄔發琪沉著冷靜,厲聲制止了歹徒的破壞行為,并及時調集警通連采取保護措施。……一路上他不顧個人安危,一直走在隊伍前列。經過兩個小時的突圍、沖擊,頂住了暴徒的襲擊,使300多名被圍和失散的官兵按時到達了指定集結地,而他自己卻被暴徒們砸傷30多處。”,“在到達天安門戒嚴區域后,鄔發琪又先后四次冒著生命危險帶領部隊執行任務。”

 

  抗洪救災
   《上海川商》:你當兵特別早,所以軍令對你來說已經是在血液里的了,遵守命令、執行命令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吧?
   鄔發琪:那當然啊。服從命令是軍人的天職。不過按照軍隊的戰斗條例也規定,有時遇情況緊急,本級指揮員可以積極獨斷專行,來不及報告的,可以邊執行邊報告,若遇特殊情況,也可完成任務后再報告。
   《上海川商》:那你有沒有違反軍令的情況呢?
   鄔發琪:有過一次,差點挨處分。不過人家來求情了,最后不但沒有受到處分,還被憑為大軍區的先進個人。
   《上海川商》:居然會有這樣的事情,是什么事,誰來求情,有這樣大的面子?
   鄔發琪:那是發生在1982年8月初的事。8月1日那天,下了一天的暴雨,晚上6時許,上級命令我團連夜乘車機動趕赴河南長垣縣黃河邊執行抗洪救災任務。由我帶領二營(時任團參謀長)五百余官兵負責堅守外堤的安全任務。

  剛到現場,當地公社的副社長氣喘吁吁跑來,請求部隊趕快去救被洪水包圍村莊里的三百多名群眾:“他們已被洪水圍困了兩天兩夜,其中還有一位孕婦快臨產”。鄔發琪一聽急了,說:“沒問題,立即組織部隊下去搶救”。營長說:“我們的任務是堅守外大堤的安全,不是救人”,鄔發琪大發雷霆:“人命關天,哪有解放軍見死不救的道理,這里我是最高指揮員,我說了算,出了問題我負責”。沒有救生器材,他們就用全營的背包,用塑料布困扎緊,用軍褲在水中灌滿氣扎緊,把做飯的鋁桶和背包集中使用。
   準備完畢后,鄔發琪主動擔任水中搶救指揮員。當鄔發琪組織百余名戰士下水游到四百多米的時候,突然岸上有人大聲喊:“鄔發琪,你快游回岸上來,你隨便脫離指揮位置,回去我要處分你”。鄔發琪回頭一看,是政委來了,在他身邊的偵察排長說:“參謀長我們回去吧,不然你要挨處分的”,鄔發琪說:“不管他的,我們都快游了一半了,返回去的距離等于我們也到了村莊了,我們是救人,不是干什么壞事,因為救人受處分也值得。”這樣,他堅持把大家帶進了村莊,首先找到了那位孕婦和一些老弱殘者,先把他們護送上岸。到了下午四時左右,團里又調來兩艘沖鋒舟加強他們救群眾,直至晚上十時許,村莊里的318名群眾全部救上岸。
   晚上11時許,鄔發琪回到了營指揮所,營長說救的那位孕婦一上岸就生下了一位男嬰,為了感謝解放軍的救命之恩,取名為李洪軍。

  《上海川商》:最后你在會上做檢查了嗎?處分了嗎?
   鄔發琪:哈哈!看來做好事也有好報的,真有點帶戲劇性的。我正在房間里寫檢討報告,突然聽到外面吵吵,我推門一看,來了十幾名群眾,領頭的就是那位來求援的公社副社長,正和團長、政委交談。到了晚上,政委告訴我明天在會上不用做檢查了,把你組織二營搶救群眾的情況好好介紹。當時把我搞糊涂了,政委笑著說:“你做檢查人民群眾不答應,你給我團增光了。”就這樣,本來做檢查,后來變成了介紹經驗。

  鄔發琪同志的堅韌和執著得到了充分的展示,體現了他視人們為父母的軍人本色。在大軍區召開的抗洪救災表彰大會上,鄔發琪被評為“抗洪救災先進個人”,還受到解放軍總政治部的通報表彰。

 

  見義勇為
   《上海川商》:人的一生會面臨許多抉擇,面對他人遇到危險時,你是慷慨相助?還是袖手旁觀呢?
   鄔發琪:肯定是慷慨相助。這是一個做人的起碼道德標準。人是有感情的,沒有了感情,那就不成了冷血動物了嗎?
   《上海川商》:你經歷過這種事嗎?
   鄔發琪:經歷過。在2002年7月29日那天,上午我帶領海軍指揮組(時任某基地副參謀長)一行9人參加完上級組織的軍事演習,經過象山縣高架隧道時,發現前方有20多輛汽車被阻,現場十分混亂,我驚呆了,40多名乘客被擠壓在車箱里生死不明,鮮血滿地,現場幾十輛車,其中還有三輛大客車,坐滿了乘客,就是沒有一個人下來救人的。
   《上海川商》:大概是因為他們害怕吧,怕惹禍上身,也可能怕血怕死?
   鄔發琪:嗯,有可能,我們車上有一位司機,見此情景當場就吐了。
   《上海川商》:不能跟你上過前線的人比啊,不過你蠻厲害的,居然救出來那么多人,當時是怎么想的?怎樣救的?
   鄔發琪:想?還想啥呀,沒有人來救,我們趕緊先救幾個算幾個唄。
   他們搶救了近一個小時,這時地方6名交警帶著切割機趕來了,象山縣醫院的救護車和醫護人員也來了,和部隊同志一起繼續搶救。在這次行動中,他們共救出了8名重傷員,22名輕傷員。在搶救即將結束時,鄔發琪要求最后檢查現場,奇跡般營救出了一位被困在后排座位下的小女孩。正當鄔發琪的部隊準備登車啟程時,象山縣縣長趕來了,詢問鄔發琪等人的單位、姓名。鄔發琪說:“救人民群眾是我們軍人應該做的,軍裝就是我們的姓名”。
   被阻車上的乘客和聞訊趕來的人們在隧道口自發站成2排為他們送行。有的遞上了礦泉水,有的從車窗遞出了毛巾,讓他們潤潤干裂的嘴唇,擦擦滿是血跡的雙手。110警車主動為他們開道,在場的警察列隊向他們敬禮。
   鄔發琪等9名同志見義勇為的行為得到了黨和人們的褒獎,艦隊司令員、政委專門批示,要求大力宣傳他們的感人事跡。海軍司令員、政委頒布命令,為鄔發琪同志榮記三等功。

  “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鄔發琪這位經歷過戰火洗禮、經歷過大海波濤磨練的老兵,驚濤駭浪鑄就了他錚錚鐵骨,堅定的信念早已深深植在他心間。那就是:人們的利益高于天!
   戰士的心都是水晶做的,虛偽和做作不會是一個戰士的作為。他們或許不夠紳士,也或許不夠淵博,但他們絕對真誠、誠實、堅毅、勇敢。這是一次特別的采訪,這兩個小時,我知道了很多,也懂得了很多。兩三件事,可以串起他的一生,而這兩三件事,也可以串起一個從改革開放到現在的中國歷史。

 



鄔發琪

海軍某基地原副參謀長

相關閱讀

体育彩票竞猜 股票分析报告 江西十一选五一定牛手机版 3d试机号203历史开奖号 北京快三投注平台 平安银行股票分析论文 云南快乐10分中奖规则 排列公式和组合公式 炒股票一天能赚多少钱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视频 今日股票 江西时时彩中三走势 江苏快三分布走势图 上市公司基金配资 13273期排列5 体育彩票玩法规则 1990至2018上证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