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闖且吟

 

  --上海市四川商會常務副會長、上海裕都集團董事長張鈞專訪

  不是很有些才華和底氣的文人,不敢碰“賦”這種體例;不是很有實力和判斷力的商人,不敢開發過多的商業地產項目。
   這兩個看來相去甚遠的行當,卻有著同樣的內在邏輯,在張鈞這里,這個邏輯叫做:“闖”。這個極富動感與行動力量的字眼,從張鈞綿軟的中式對襟衫里透出,像極一招外柔內剛的太極掌法,將一股強大的力量向外推出。
   在張鈞的賦里,這個力量表現為響亮坦蕩,言之有物,不見漢賦的堆砌華麗,只見大丈夫大氣概;在他的房地產項目里,每一出擊亦都是重磅爽脆,落地卻是包裹著厚厚的柔軟而踏實的文化。因著張鈞自己的深厚國學功底,這些項目的包裝絲毫不見矯情,反而契合得恰到好處,令人擊節。

 

  藏卷投商
   張鈞本該是一位文人。受到一位熱愛詩詞的語文老師影響,張鈞自小便鐘愛古漢語文學,不僅遍讀詩書,還常常以詩抒懷,寫就許多耐人回味的篇章,現在他也身兼著綿陽詩詞楹聯學會會長。
   但張鈞的詩有個很大的特點,便是言之有物,從未有為賦新詞強說愁的作品出現。這大概就是張鈞的性格使然:他的務實作風,使得他的文風也是務實的,即便是浪漫,也是建筑于實體之上的浪漫,這種浪漫只能算是一種尾音,絕對不是主旋律。
   在這樣的情形下,張鈞即使是文人,也是辛棄疾式的文人,做一個實干家才是他真正與生俱來被賦予的使命,而文學創作,則是“幸甚至哉,歌以詠志”,作為情感的排解和出口。
   所以,當他在教育崗位上工作多年之后,能夠毅然決然放棄可能在這個行業里升遷的機會,轉而投身為商賈。
   1995年,在教育局專門已經初涉學校基礎建設的張鈞,漸漸對房地產行業有了了解和興趣。這一年,在經歷了之前的炒作與調控之后,中國國內的房地產市場處在一個萎縮的狀態。隨著中國的福利分房制度改革的深入,政府需要全面啟動商品房市場以完成分房制度的轉化。當時,開始有一些城市率先啟動了改革措施,以刺激房地產行業的發展,其中最為主要的就是藍印戶口制度,繼深圳之后,上海也開始推廣這一政策。
   從這時開始,國家開始引入并鼓勵開發商,造更多的房,以應對越來越大的住房需求。這些開發商中的一部分,后來開始進軍商業地產項目。
   張鈞有做這一行的天賦,他很敏感地發現,上海有機會。在這之前,上海的商業地產基本上還停留在大新、新新、永安、先施這些老牌百貨公司,沒有新來者出現。而從1992年開始,上海結合城區改造和商業街擴建,開始了第一次大規模卻無序的商業設施建設。真正開始有規劃有規模地進行商業地產項目開發,則到了1995年。也就是張鈞進上海的這一年。
   “商業地產的發展需要口岸的建設,在口岸具備的同時,要了解整個市場的功能布局。商業地產樹立的是形象,隨著上海舊城改造的進行、城市功能的擴大、城市形象的改變以及商業結構的調整,企業的品牌也需要得到不斷的提升。”張鈞說,他初到上海,正是上海的商業地產發展態勢還不是很好的時候,將劣勢轉化成優勢,搶占了優先發展的契機,當上海開始對商業功能進行局部的調整和充實的時候,上海裕都扮演了排頭兵的角色。
   在當時的情形下,政府對開發商抱持著非常開放歡迎的態度,張鈞很快開始熟悉狀況,積累人脈,在綿陽上海兩地奔波5年后,張鈞已經有了底氣和把握。
   2000年,張鈞決定率領麾下的興力達集團正式轉戰上海。初到上海,張鈞便有了第一次大手筆:投資3億多元在徐匯區開發了建筑面積5.7萬平方米的興力達國際裝飾城,年租金收入達到7000多萬元。牛刀小試,一戰功成,讓張鈞下定了在上海加大投資的決心。

 

  恰到好處的轉型
   事實上,張鈞成就自己的最大優勢,在于他的眼光--這當然是好的商人都具備的質素,比如張鈞最敬佩的李嘉誠,就是一個典范,早在浦東還是一片荒地的時候買的地塊,現如今眼看著就施施然長成了金地,真的是不得不佩服。
   就在上海的商業地產項目風生水起的時候,張鈞卻意識到,該分流部分資金,做一些回籠更快的項目,當然是住宅地產。
   “做任何一個產品,首要的是需要研究市場、利潤以及對投資風險的控制性,因此面對市場面積的增大、成本的增加、租金下滑的態勢,裕都在上海繼續投資商業地產,無疑需要投入的資本更大,而收益上的上升空間卻有限。”張鈞解釋說,這樣一來,即便上海的地產價格飆升,但當房價漲到一定程度也會有一個逐步穩健的過程,回落的過程對開發商來說就是一種風險,無形中增加了投資的壓力,同時也可能帶來并非預期的投資效果。
   他將從商業地產轉型的首個項目放在了蘇州。蘇州屬于長三角,與上海僅有90公里的近距離優勢。而從當時蘇州的房價來看,離上海很近,但房價卻相對理性,沒有出現如同上海、杭州一樣的非理性價格上漲。 
   而且,張鈞看中的還有蘇州的獨特地理優勢以及歷史人文特色。“蘇州的建筑文化是中國傳統文化的精髓,從蘇州現有厚重的歷史大文化背景出發,越湖名邸將打造與周邊環境協調共生的建筑類型,”張鈞說:“'橘生淮南則為橘,橘生淮北則為枳',住宅建設要做到真正的成就經典就必需與大的環境相匹配,具有積極的文化認同感。現代人是不會拒絕文化的,與文化有關的東西,在生活中間各個層面都能夠滲透,但需要對應用性進行思考,尤其是在建筑藝術之中,需要從現代生活實際需求和適應性出發,把傳統文化進行延伸,進入建筑藝術中文化運用的良好模式。” 
   這大概是他自己的真實想法。越湖名邸的住宅設計理念為“環境、親水、蘇州、品位”,強調以人為本,做到規模化、專業化、特色化。利用水系資源,突出小橋流水的江南格調,多層、小高層、別墅以及商鋪建設中都融入蘇州建筑元素,同時在傳統的風格上注入現代元素,能看出張鈞自己的格調。

 

  千佛痛后更強
   張鈞的能力得到了印證,但他卻不是一個受到命運之神格外眷顧的人。挫折隨之而來。是無可避免的天災,張鈞卻以超凡的勇氣面對。
   千佛山國家森林公園生態風景區是張鈞投資5.288億元經過8年開發的,這個位于北川、安縣、綿竹、茂縣四縣交界的高寒山區景觀很美,且有始建于唐代的千佛山廟。
   2005年5月12日千佛山國家森林公園開山后,經營一直很好。2008年5月11日,也就是千佛山開山三周年的前一天,張鈞趕到了綿陽。不想,第二天,就遭遇5.12特大地震。
   這場地震徹底摧毀了這個旅游區。通往千佛山的公路和茶坪河被兩山合攏阻斷;50%以上的千年森林植被變成了滿目凄涼的黃土荒山;通暢的景區道路、棧道被摧毀后又被山石掩埋;所有供水供電等配套設施全被摧毀……
   “當然很心痛,”張鈞沒有說套話,坦承千佛山損失很大。但是,有比這些更令他著急心痛的事情。
   特大地震使位于綿陽城中的興力達總部大樓劇烈搖晃,張鈞在組織員工緊急疏散并確定無人傷亡后半小時,即帶人驅車趕往千佛山重災區,那里當天有650名游客和在職員工。千佛山與北川相連,進山道路被毀,車行至小壩受阻,張鈞當即下車,不顧生命危險,艱難地行走在滿山滾石的山路上。
   當天下午5點30分,張鈞遇見了太平洋保險公司的5位受傷游客,他們是剛進山口就遇上地震艱難返回的。張鈞當即用車把5位游客送往安縣醫院。聽5位游客講述,張鈞了解到,進千佛山口的肖家橋段兩山合攏掩埋了進山公路橫在了茶坪河上,650名游客和員工生死未卜,千佛山景區和高川、茶坪兩鄉已成為孤島。張鈞當即找到安縣縣委,提出請示上級派直升機進山救人,經多方努力,19架次直升機飛抵千佛山和茶坪、高川兩鄉,成功救出60名不能行走的重傷員和一名嬰兒。
   那幾天,張鈞一直在千佛山重災第一線奔波指揮救人,并向當地政府捐贈500萬元進行修建希望小學。
   看著張鈞閑適淡然地坐在沙發上,很難想見他當時戰士一般的熱血和堅持,或者,這種熱情熱血和堅強的意志,已經深深植根于他的血脈之中,與他的事業和詩賦融為一體。大地震前張鈞描繪了千佛山的美景:寶藏瀑布落云端,千佛香客夜未眠。古樹杜鵑遮日月,天門溶洞透峰巒。熊貓悠閑踱竹海,金猴敏捷蕩林間。日出云海騰千里,佛光普照含萬山。大地震后的翌日他又含悲寫下了《掉千佛山同仁》天塌樓陷魂驚慌,山蹦地裂石瘋狂。黑云欲蓋千佛頂,飛砂已毀萬民房。數年同仁祈安在,一瞬青山埋忠良,借問奔波何所懼?大難昂首興國邦。

 

  新增長極:總部經濟
   他的熱情與目光,會在觸及令他心動的事物時瞬間迸發出來,然后又趨于柔和與踏實,這是一種再好不過的過渡--激情與敏銳用來發現,穩健與堅持用于執行。
   當張鈞再次回到故鄉時,又發現了新的商機:總部經濟。
   龍潭裕都總部新城項目,是2007年在成都舉辦的第八屆中國西部博覽會結出的勝利果實。2007年5月,在成都召開的第八屆西博會期間,張鈞率團到成華區進行實地考察,“區位優勢突出,規劃國內領先!”龍潭工業區發展總部經濟的優越條件打動了張鈞的心,雙方就在龍潭打造總部基地達成初步共識。商機就是戰機,2007年11月18日,龍潭裕都總部城項目正式破土動工。
   當時,對于龍潭總部新城的建設速度,張鈞有著自己獨道的見解:“成都2008年人均國民生產總值達3900億,富可敵省,在西部地區中具有絕對優勢,再加上成都的活力、全國統籌城鄉綜合配套改革的政策優勢等,來西部的投資商,將首選成都。”
   2009年面對災后重建的巨大壓力、全球金融危機,張鈞飛美國、跑上海,緊盯國內國際經濟大勢的他,以全球化視角對裕都集團的投資進行了全新審視。“將龍潭總部新城建設成為成都的一張'新名片‘,讓來成都投資的人,到了龍潭就不想走。”這是張鈞對龍潭總部新城項目的要求。
   如今,這座占地2700余畝的成都龍潭總部新城在成都東部的版圖上迅速崛起,其“先行先試”的全新模式正逐漸成為引領成都總部經濟發展的一個“風向標”。龍潭裕都總部經濟城的招商形勢一片大好,房子尚未完全建成,就已經有數百家國內外知名企業爭相入駐。張鈞感慨之間寫下《天府龍潭賦》:
   “……欣悅蓉城
   東望裕都總部
   西眺錦江樓殿
   南引會展車如織
   北聚商賈人若山
   水鄉龍潭
   風吹金桂吻花香 銀月吐蕊 芳潤心脾
   雨打碧葉聽蛙甜 朝露映荷 珠落綠盤
   美景已重來
   天上又人間”。
   2010年7月2日,綿陽市涪城區和上海裕都集團簽署協議,商定將共同打造金家林總部工業城,5年內實現投資65億元。
   金家林總部工業城實際上是涪城區金家林總部經濟實驗區的重要組成部分。金家林總部經濟實驗區緊靠綿陽的二環路、綿陽至安縣第二快速通道,綿廣高速穿境而過,規劃面積33.7平方公里。
   張鈞計劃在涪城區,建設集都市工業、總部研發、休閑旅游、生活配套等功能于一體的“金家林總部工業城”,打造綿陽總部與科技和諧發展的產業示范區。
   這樣的思路得到綿陽市官方的肯定,綿陽市委書記吳靖平曾公開表示,伴隨綿陽經濟的快速發展,建設總部經濟的時機已經到來。綿陽市對金家林總部工業城給予厚望,“我們將支持涪城區先行先試建設總部工業城,在土地利用、規劃、體制機制建設等方面給予支持。”張鈞也強調:“政府的支持對于一個民營企業來說是至關重要的。比起國企,原本民企就處在弱勢地位,只有政府加以扶持,企業的發展才能順利,同時也能加強該地區的經濟發展,兩者是能達到雙贏的。”
   “金家林目前還是一個經濟交通相對落后的村落,但未來可以成為綿陽經濟新增長極。”張鈞很有信心。按照計劃,建成后的金家林總部工業城可直接和間接帶動200至300億元的生產總值,的確可以算作綿陽的新增長極。
   這也是張鈞事業的一個新的增長極。在張鈞的人生中,從來不缺少增長極,即使他有一天想要隱退,他的詩賦,他的書法,仍然會是他人生的增長極,令他的內心新鮮而飽滿。



張 鈞

  上海裕都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董事長
   上海四川商會常務副會長
   世界杰出華商協會副會長
   上海徐匯工商聯常委
   四川省第五屆十大杰出青年
   四川省第四屆勞動模范
   四川省工商聯常委

相關閱讀

体育彩票竞猜 福建快3开奖结果查询走势图 吉林十一选五遗漏任五 陕西11选5万能8码 快三彩票app免费下载 上海配资 天津福彩快乐10分 吉林快3一定牛走势 信义集团股票行情 云南时时彩平台 福彩彩票导航 辽宁十一选五任选3预测 宁夏吴忠11选5开奖结果 股票网站_佳永配资开户_-首页 东方6十1推测专家 湖南快乐十分包八中三 三峡新材股票涨跌